穹庐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送个博客给炮友

很多年以前就知道有免费的.tk域名,无奈那个网站一直注册不成功,好几年了都没收过验证邮件,也就不理它了。这种域名拿来做测试站练手还是挺好的,比方说写个全站代理配置文件,这时免费域名就很有用了,配置测试通过了再换回正式域名即可。

这个月底无意中又点到tk域名的注册商页面,试着用谷歌账号登陆一下,居然能进去。赶紧试试注册一个,没想到还有很多短域名没被注册,就顺手注册了几条,换了第三方的域名解析服务器扔在那闲着。

某日跟炮友在床上瞎聊,跟他说起我有个免费域名,搭个博客给他要不要。原本以为它会嫌麻烦拒绝掉的,没想到他居然很随便就答应了。然后我提醒他免费域名不被国内搜索引擎收录的噢,他说没关系不收录正好。啊[……]

阅读剩余部分

阴月

前几天是七月十四,连同七月十五一起,这两天我都不出门。传统上来说这两天都是鬼节,有的地方还会连着做一个星期的戏,专门给鬼看的,以求娱乐众鬼,不给人添麻烦。这几天我格外小心,一方面我经常做噩梦,鬼怪之类的东西从来就没少,神仙却没怎么遇到过。

七月中下旬的时候外公遇到车祸,小腿骨折成三节,如今正待第二次手术,司机耍赖不赔款,准备起诉他。祸不单行,前几天我爸被野蜂刺中,中毒休克,送院时已经昏迷并大小便失禁,还是我和老妈帮忙清理干净的(想起都想吐),幸亏一天后毒性消除,才敢出院。

真不知道是不是今年拜得神少,这几天又在做恶梦。今早梦到三个穿着古装的老人坐在三轮车后面,三轮车似乎是无人驾驶的,追着我的摩托车[……]

阅读剩余部分

炮友说他喜欢我

上个月十二号深夜无聊,在房间里看片觉得不过瘾,恰好小软件上有一位认识了两年的网友又在找我骚聊,一来二去的就激动起来,深夜十二点多骑车赶去他那开约。

百度地图上显示直线距离是26公里,实际上多了一倍,到达时显示已经走了52公里,花了一个半小时,期间有一半路程是在没有路灯的城际公路上赶,并不觉得害怕,到达时已经两点多了。见了他之后草草在外面吃了点东西,就开房了。

那炮友见面之后一直声称很喜欢我,我也觉得他长得还行,做炮友是没多大问题的,毕竟只有肉体交流。他却貌似动情了,居然问如果让我无套内射在他身体里,能不能就让他做我的男朋友。我就不禁觉得好笑,心想我虽然星夜骑车五十几公里约炮,横跨三个地级市,那也只[……]

阅读剩余部分

学习使用双拼输入法

很早就知道有双拼输入法了。02年的时候在网吧上网,那时候的网吧电脑还没流行还原精灵,上一个人用完的设置会保留下来,直到有人更改为止。就经常遇到被人调成双拼的情况,那时候的我甚至不懂调回去,遇到这种情况只晓得呼叫服务员,若是服务员没空,就只能换台机子了。

04年在同学家玩电脑,他用双拼打字啪啪啪飞快,极力推荐我使用,我还以为是每个词只需打入第一个字母,结果不是。顿时产生畏难情绪,就不管了。

06年底家里配了电脑,似乎也有了搜狗输入法,觉着很好,就一直用了十年。全拼几乎不用学,只要会拼音就行。

然而全拼打得慢,有很多重复输入的地方。比如zh、ch、sh、ang、eng、ong、ing、ao、an、ion[……]

阅读剩余部分

小改善

忙活了半天,把博客换成了 Let’s Encrypt 的证书,感觉不错。

对我来说,网站加密是刚性需求,像中国移动这种墙中墙,任何地方出现关键词都可能导致网站被列入黑名单,以后该域名的80端口就永久 tcp reset 了。以往每年下半年就开始头疼证书续费的事。前年用的是startssl,在广州的时候发现有中间人劫持的现象,早年朝廷对这款证书下过黑手,再来也不奇怪,如今改版后申请步骤变得超级麻烦,神经病。国产证书不敢用,野卡证书也不敢用,嗑毛豆去年用了一年,终究要钱,剩下的选项就只有 Let’s Encrypt  了。

Let’s Encrypt 从发布之前半年我就开始关注,也是第[……]

阅读剩余部分

很正常啦

在你国,跟别人说一件明显不合理的事情的时候,对方往往回答说:“这很正常啦,巴拉巴拉,社会就是这个样子。”

比如,你跟人说某地高中校长私下选送本校女生给教育局官员破处的新闻,对方通常就摆出高姿态,先来一句:“这种事情很正常啦。。。。。。” 完了结尾来一句:“社会就是这样。”

又比如,你跟别人说你家乡拆迁死了多少人,对方通常也不会表示同情和慰问,而是来一句:“这种事情太多了,巴拉巴拉。。。” 完了再来一句:“社会就是这样的了”。

再比如,你跟别人说习包子的姐夫在巴拿马有离岸公司若干,自己却贼喊抓贼,前段时间新浪微博连“姐夫”这词都被屏蔽了。对方也不会愤怒自己年年缴纳的税金被拿去肉[……]

阅读剩余部分

人种的退化

前几年在微博上看到资中筠论中国教育的文,里头有句话说:“中国教育再这么下去,连人种都会退化!”当时我就觉得深深的不安与悲哀。

不安者,是这种退化是越来越加速的,用谎言教育出来的孩子,长大之后绝大部分会将父辈的谎言添油加醋、结合个人经历和时事进一步加工之后以更不容置辩的态度教给下一代,一代代加剧的后果是脑袋的偏见与真实的世界越来越远,整个民族掉到退化的漩涡里永不超生,俄罗斯和中东就是这样的例子。哪怕在专制倒台之后,俄国的电视台仍年复一年地制作 “外人都巴不得我们死,但好在我们牛逼,他们欺负不了。”这种调调的东西。《叶卡捷琳娜大帝》就是这类作品之一,满屏甩脸、撒泼、肤浅的蛮横,不放过每一个机[……]

阅读剩余部分

梦到回小学当老师

继三番两次梦到重读高中之后,这次干脆倒退回到小学六年级,梦到自己回到以前的小学那当班主任。

其实现实生活中我从未幻想过当小学的老师,我的目标自高中以来一直是想当大学老师。也许是目前的人生糟糕透了,想倒回去让一切重来吧,这次梦到教小学的班级。

梦到回小学当老师

梦到回小学当老师

在里面我教他们唱歌,出黑板报,打篮球,教他们做人,传授一些我出到社会之后自己领悟到的经验(语文老师还教这个),恨不得将我所知所想倾囊相授。班里调皮捣蛋的男孩子不少,老是想抓我语言上的[……]

阅读剩余部分

不再滥评

这个博客建立三年,目前“穹庐”这个域名也使用一年了。开头两年几乎没有写什么,这一年来我到处给人评论,换来不少人的回访,博客的人气确实比以往热络许多。

然而我越来越觉得这种互踩模式不妥,这些被我评论的博客当中有很多如同朋友圈一样的东西,这恰恰是当初促使我逃离朋友圈、独自开博的因素。如今在独博圈里又和这类人厮混,岂不是绕了一圈又绕回去了?

这类人出于客气的回访中,太多的言不及物。很多人的回评仅仅是扫了我日志里开头结尾几句话,附和两句而已,连认真看完全文都做不到,当然这些人也是这么揣测我的,所以我的很多评论他们也甚少回复。互踩成了一种任务,再和他们互动已经没什么意义。

作为一个朝着[……]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