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庐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win10已成玄学

前几天win10自动升级,花了一个多小时,完了一看,发现之前卸载的垃圾软件又回来了,什么爱奇艺视频播放器啊,微信QQ之类的,还有一堆系统自带的小游戏。

最严重的是系统托盘工具栏完全失效了,点击啥都没有用。单击左下角的开始菜单,卡机半分钟之后直接重启。就这么重复了好几次,系统自带的修复工具不管用,网上的方法也试过,不仅治不好,还引发新的问题。

于是抬头望天长叹一声,只得用重装大法了。从备份到设置好,半天时间就这么没了。

当初用win8的时候超级稳定,连着三年都无需重装。自从升级到win10之后就怪事一箩筐,有用着用着就蓝屏的,有看着网页突然动不了的。

听说win10现在搞[……]

阅读剩余部分

有点想搞个基佬博客大全

不想给异性恋博客评论了。随时随地晒娃,篇篇博文都在写自家猴子的吃喝拉撒,时不时放几张丑照,甚至用这些臭猴子满脸鼻涕的照片来做头像,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隔夜馊奶味,吐了。

这些繁殖癌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那副尊容,都搓成这样了,生出来的娃能好看吗?那些娃儿跟没长毛的老鼠似的,说它可爱不过是恭维罢了。

晒娃的人都是些恬不知耻的人,乡下人做派。千万不要跟这些人谈合作,尤其是在放任自家丑娃撒野的家长,没什么底线,分分钟坑你,翻脸。

还是基佬博客好,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这个人就是这么较真,眼里看不得脏东西,铲除不掉我还能躲得起。现在只想跟基佬们互动,谁要是搞了这么个基佬博客大全可以告诉我[……]

阅读剩余部分

公众号不过是些包装精美的垃圾

墙内的潮流往往是跟世界反着来的。

世界上的趋势是资讯是越来越透明,而墙国的趋势是资讯越来越多层级。短短十年时间,墙国的言论生态就从BBS的人声鼎沸,到博客时代的百家争鸣,过度到微博时代的一人高呼,万人诺诺。到如今万马齐喑,全部龟缩到微信公众号这个螺蛳壳里做道场。

公众号的内容不过是踩着热点搬运各家媒体的内容重新复制粘贴一下,然后弄个耸人听闻的标题,配几张装逼美图。没有独立采编团队的他们,内容谈不上真实准确,在一个评论都得专人实时审核的国度,最方便最低成本的做法就是生产各种谣言,什么《十万个人看了都落泪》之类的文章,如同垃圾食品一样被蚁民吃得香极了。稍有追求的公众号如同大象公会和知乎[……]

阅读剩余部分

金正男之死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是朝鲜官方所为。包括事发当日就撤离印尼的五名朝鲜人,和被怀疑的朝鲜大使馆副使,以及假装是大韩航空的特工,还有被捕的朝鲜人,从这些人证和事后朝鲜官方上蹿下跳又是想抢尸又是想抹黑印尼来看,已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无疑。

其实从实际获益者就能看出是谁干的,加上这么多证据,真相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当然,国内的自干五们无论遇到多少证据依然还会委过日韩美,事实已经不足以让自干五们停止洗地,只有人民日报能打自干五们的屁股,毕竟党国才是他们的宗教嘛。

话说回来,金正男的脸长得比金正恩好看多了,起码金正男长得像个正常男人,邻家大叔款的,说不定喜欢大叔的小孩会喜欢。不像金正恩,脸[……]

阅读剩余部分

自由主义不是随地大小便

开博客这么久,发现博客最大的弊端就是没法拉黑别人。时不时会碰上些么个蠢逼,像苍蝇一样,不知道从哪个旮旯嗡嗡飞出来,在我的评论栏里拉下一坨坨像大便一样的言论。

关键还我拉黑不了,他随便换个马甲又回来了。虽然可以设为审核后才允许展示,然而在审核过程中看到了也不免败坏心情。

上几个星期又遇到一个匿名喷子,跑来我博客随地大小便,还来句:“呵呵,你不是很崇尚自由么?怎么连评论都得审核。”这种傻逼我都懒得回复了,因为他的名称和邮箱都是假的,回复他也收不到,纯当是路过,恶心你一下就跑。

鉴于国内很多蠢货对自由主义的想象还停留在“ 人人都自由了岂不是天下大乱 ”式的初中政治课本灌输的迷魂汤里[……]

阅读剩余部分

何必要在意井底之蛙的聒噪,何必要唤醒装睡的人,

何必要揭穿正能量精神鸦片吸食者的梦幻,

何必要在乎拿针戳稻草人的糊涂虫。

 

让他独自宣布胜利,让他在想象的楼梯里登上虚拟的人生巅峰。

让他每天把脑袋埋在沙子里沾沾自喜,

让他假装真理在握。

 

且宜秉烛夜独行,且宜花开幽静处,

舞动你的身姿吧。

 

毕竟,人类社会的观念更替,靠的不是说服。

而是死亡。

 

为域名打工

大概很多人的网站都做不到盈利吧,人类的精力是有限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时间是有限的,然而域名却可以注册无限个。

逃离了微博和朋友圈,只不过逃离了二道贩子的剥削,不必用自己的宝贵阳寿为新浪和腾讯生产内容。社交媒体设计为令用户上瘾的形式是人类一大发明,让渴望获得关注和认同的人如吸毒般沉浸其中。

然而自己的独立博客如果无法做到盈利,或者影响社会,或者作为折腾的过程学会新技术,那也不过是给域名注册商和搜索引擎打工而已。

写在博客上的心情,与写在本地硬盘的日志一样,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真正在乎(或者说别人在乎了又能如何)。喋喋不休地谈论自己那点儿生活琐事和从别处学来的人生哲理,不过是一地[……]

阅读剩余部分

牙齿啊

昨晚以为门牙后面长了一块牙结石,就自己拿水果刀随便刮刮,没想到刮着掉了一块,舔一下发现有了个洞,赶紧用镜子一看发现原来两颗大门牙中间的牙缝背面有了个洞,不是牙结石,黑黑的,刀刮反而令洞变大了,牙签伸进去有触觉,天啊后悔死了。

这个洞将来可能会越来越大,门牙碎裂都有可能了。我才这么年轻,这下子怎么办啊。。。只能补了,希望医生不要凿得更大。

学习姨学

这几天遇到了刘仲敬的姨学,感到醍醐灌顶,拼命阅读中。每篇文章都很长,观点很独特新颖。他把人类各种文化思潮当作类似达尔文的丛林社会中弱肉强食的竞争关系,人类政治版图实则各种思潮在地球上的投影,而且还处于动态变化过程中。我之前虽然有模糊的感觉没想到有人已经思考得如此深入,是赞成还是反对,先慢慢看完再说。

111

晚来天欲冷

其实我希望天气冷得均匀一点,不要大冬天热得很,突然之间来个“三十年来最冷冬天”一下跌到最低点。去年都在向北方人得瑟冷得迟,转眼冻成狗还堆起了小雪人。今年也是冷得迟,昨天还开风扇,今天就得盖棉被了,不知道是不是把能量赚起来憋一发大的。不过这种东西又轮不到我控制,想它有什么用呢。

这几天带父母看完了《圣经的故事》,爸爸全程抵触犹太人,妈妈全程瞧不起有神论者。不知道是文化差异还是他们念书期间被灌输的既定立场太多,总之有隔阂,无法全程投入。妈妈还时不时玩手机,导致后来把撒旦的角色错认成上帝,耶稣受难的时候撒旦站在人群之中,我妈轻蔑地问我撒旦为啥不救耶稣,上帝是不是能力不足,然后想趁机鄙视一番有神[……]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