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庐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牙齿啊

昨晚以为门牙后面长了一块牙结石,就自己拿水果刀随便刮刮,没想到刮着掉了一块,舔一下发现有了个洞,赶紧用镜子一看发现原来两颗大门牙中间的牙缝背面有了个洞,不是牙结石,黑黑的,刀刮反而令洞变大了,牙签伸进去有触觉,天啊后悔死了。

这个洞将来可能会越来越大,门牙碎裂都有可能了。我才这么年轻,这下子怎么办啊。。。只能补了,希望医生不要凿得更大。

学习姨学

这几天遇到了刘仲敬的姨学,感到醍醐灌顶,拼命阅读中。每篇文章都很长,观点很独特新颖。他把人类各种文化思潮当作类似达尔文的丛林社会中弱肉强食的竞争关系,人类政治版图实则各种思潮在地球上的投影,而且还处于动态变化过程中。我之前虽然有模糊的感觉没想到有人已经思考得如此深入,是赞成还是反对,先慢慢看完再说。

111

晚来天欲冷

其实我希望天气冷得均匀一点,不要大冬天热得很,突然之间来个“三十年来最冷冬天”一下跌到最低点。去年都在向北方人得瑟冷得迟,转眼冻成狗还堆起了小雪人。今年也是冷得迟,昨天还开风扇,今天就得盖棉被了,不知道是不是把能量赚起来憋一发大的。不过这种东西又轮不到我控制,想它有什么用呢。

这几天带父母看完了《圣经的故事》,爸爸全程抵触犹太人,妈妈全程瞧不起有神论者。不知道是文化差异还是他们念书期间被灌输的既定立场太多,总之有隔阂,无法全程投入。妈妈还时不时玩手机,导致后来把撒旦的角色错认成上帝,耶稣受难的时候撒旦站在人群之中,我妈轻蔑地问我撒旦为啥不救耶稣,上帝是不是能力不足,然后想趁机鄙视一番有神[……]

阅读剩余部分

遭遇俄罗斯垃圾评论攻击

今晚吃饭时间还没啥新评论,等到睡前打开博客一看发现有几条待审批的回复,心想最近没怎么主动给人评论啊,谁这么热情主动给我评论了呢,该不会又是那些刚建好的网站在到处留链接吧?

到后台一看,哟,英文。我这小破博客都没几篇文章居然有国际友人访问了。细看不对,每句话都有英文单词拼写错误,IP全部来自俄罗斯,而且都是那一个网段。回复都是些放之四海皆准的喝彩贴,什么文章好精彩啊之类的,留言里的网址全是打不开的。

我就想它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如果是为了提高自己网站的SEO水平,那应该留些切实可以访问的地址。我的博客设置了回复自动发送邮件通知的功能,如果是希望留言产生邮件的话,那这些话显然不是为了[……]

阅读剩余部分

Make something great again~

没想到这次川普能选上!非常意外。

其实对于他和希拉里,我没有特别偏向某一边,两边都有好的,也有我不喜欢的地方。希拉里重政治正确,支持性少数群体的平权,这是正确的,也是历史前进的方向,然而政治正确的限度不好把握,走过头了就变成了矫枉过正,面对各种恐怖袭击频发却不好意思采取有效行动,甚至不好意思指出问题的根源。她不是不明白问题的所在,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凭这一点,面对沦为第二个德国的可能性,遭受切身人身威胁的美国人不应该让她赢。

川普给我的印象还是停留在零几年明珠台转播的真人秀节目 《 Project Runway 》里面那个最终 boss 的形象。老辣、干练、一针见血、雷厉风行、不[……]

阅读剩余部分

写一篇

这段时间很久没写博文,原因是这里经常加载错误,比如写文章的输入框加载失败打不了字、日志自定义链接框消失、后台加载到一半然后卡住等。这些问题出现没有规律,大概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会出现,让我非常讨厌。而且找不到原因,为此我改了无数次nginx的配置、重新编译了它和openssl、还倒腾了数据库和PHP的配置,一直搞不好,而且现在有两个博客了,出问题就去新博客写,这边就一直放着。严重怀疑是自己编译替换了系统自带的 openssl 版本导致的暗病。

这次下决心推到重干,原本打算从Centos换到Ubuntu,结果发现Ubuntu官方没有php7源,自己编译不放心,就又回到Centos了。重新安装[……]

阅读剩余部分

以美为先

这几年,我花了很多精力去认识对错,而忽落了美丑。即:一件事,如果它是对的,即便丑我也要拥抱;如果是错的,那即便它美我也要排斥。

现在我终于来到了目前精力、资源所能支撑我能认识的对错之辩的极限,更多、更广、更深的对错判断需要更广的足迹、更久的阅历、更广泛的接触,我已经卡在瓶颈一年了。即便如此,也已经比很多活在无明中的庸人了解得多了,足以应付一个普通人的一生。

由于忽略了美,导致我的审美判断变得越来越低下。美的熏陶就像花蜜,时时吸食才能齿颊留香;美也像香水,每天喷洒才能散播芬芳。而时刻埋头辨认对错的我就站在黑暗的泥泞,早已满身臭味,丑成了武器,用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时候洗脸照镜子,看着镜子里的[……]

阅读剩余部分

送个博客给炮友

很多年以前就知道有免费的.tk域名,无奈那个网站一直注册不成功,好几年了都没收过验证邮件,也就不理它了。这种域名拿来做测试站练手还是挺好的,比方说写个全站代理配置文件,这时免费域名就很有用了,配置测试通过了再换回正式域名即可。

这个月底无意中又点到tk域名的注册商页面,试着用谷歌账号登陆一下,居然能进去。赶紧试试注册一个,没想到还有很多短域名没被注册,就顺手注册了几条,换了第三方的域名解析服务器扔在那闲着。

某日跟炮友在床上瞎聊,跟他说起我有个免费域名,搭个博客给他要不要。原本以为它会嫌麻烦拒绝掉的,没想到他居然很随便就答应了。然后我提醒他免费域名不被国内搜索引擎收录的噢,他说没关系不收录正好。啊[……]

阅读剩余部分

阴月

前几天是七月十四,连同七月十五一起,这两天我都不出门。传统上来说这两天都是鬼节,有的地方还会连着做一个星期的戏,专门给鬼看的,以求娱乐众鬼,不给人添麻烦。这几天我格外小心,一方面我经常做噩梦,鬼怪之类的东西从来就没少,神仙却没怎么遇到过。

七月中下旬的时候外公遇到车祸,小腿骨折成三节,如今正待第二次手术,司机耍赖不赔款,准备起诉他。祸不单行,前几天我爸被野蜂刺中,中毒休克,送院时已经昏迷并大小便失禁,还是我和老妈帮忙清理干净的(想起都想吐),幸亏一天后毒性消除,才敢出院。

真不知道是不是今年拜得神少,这几天又在做恶梦。今早梦到三个穿着古装的老人坐在三轮车后面,三轮车似乎是无人驾驶的,追着我的摩托车[……]

阅读剩余部分